沈阳工程学院离退休工作处

当前位置: 首页>>交流园地>>文海集萃>>正文
   
大学教育的社会责任
2014年06月25日 赵新良    (点击: )

高校扩招、院校合并、搬迁扩建、资本运作、资源整合、债务重组,已经搞得一些校长冥思苦想,精疲力竭;211工程、985工程、办一流大学、名校名师、升级晋位、申博申硕、量化考核、达标评优,让一些校长更是临渊履薄,绞尽脑汁。    

而持续的高校毕业生就业考核压力与日俱增;教育部公布,2012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提高到30%,今年毕业的高校学生达到727万。近日发布的《中国教育发展报告(2014)》显示,初次就业专科生为79.7%,本科生为67.4%,硕士生与博士生均为86.2%。随着经济增长速度的放缓与结构调整、市场需求的总体日趋饱和,呈现技工紧缺,大学生过剩趋势。教育部发布信息,总计600所即将转为高职院,一半高校又将遭受转轨变型的煎熬。    

在跑部钱进、上手段公关、行政管理透明度较低、办事规则和程序都需阳光操作的大背景下;在学术风气并不理想,大学精神普遍缺乏的今天,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面对教育行政化、“钱学森之问”等难题,大学面临严峻的时代大考,大学教育需要正确处理理性回归和深化改革的时代命题,圆满履行大学教育的社会责任。   

一,冷静清醒分析大学教育的时空定位   

1,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决定着中华民族前途命运    

当今世界范围内生产力、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经济社会发展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革。创新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驱动力,知识创新成为国家竞争力的核心要素。国务院发布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提出,到2020年,我国进入创新型国家行列;今后15年,科技工作的指导方针是:自主创新,重点跨越,支撑发展,引领未来。这是我国半个多世纪科技发展实践经验的概括总结,是面向未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抉择。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第九次集体学习会强调,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决定着中华民族前途命运。即将出现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与我国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形成历史性交汇,为我们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供了难得的重大机遇。我们必须紧紧抓住和用好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机遇,不能等待、不能观望、不能懈怠。    

2,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科技是关键,人才是核心,教育是基础    

推动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科技是关键,人才是核心,教育是基础。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和人才强国战略,按照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要求,坚持育人为本,以改革创新为动力,以促进公平为重点,以提高质量为核心。坚持德育为先,立德树人。坚持能力为重,优化知识结构。高等教育作为科技第一生产力和人才第一资源的重要结合点,在国家发展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和作用。    

按照这个规划,到2020年,建成一批国际知名、有特色、高水平的高等学校,若干所大学达到或接近世界一流大学水平,高等教育国际竞争力显著增强。牢固确立人才培养在高校工作中的中心地位,着力培养信念执著、品德优良、知识丰富、本领过硬的高素质专门人才和拔尖创新人才。   

3,大力提升人才培养水平,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    

胡锦涛总书记在庆祝清华大学建校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提出,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必须大力提升人才培养水平,必须大力增强科学研究能力。必须大力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必须大力推进文化传承创新。我国高等学校要把提高质量作为教育改革发展最核心最紧迫的任务,充分发挥高校在国家创新体系中的重要作用,鼓励高校在知识创新、技术创新、国防科技创新和区域创新中作出贡献。努力推进产学研用结合,加快科技成果转化;积极参与决策咨询,主动开展前瞻性、对策性研究,充分发挥智囊团、思想库作用。适应国家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建立动态调整机制,不断优化高等教育结构。发挥政策指导和资源配置的作用,引导高校合理定位,克服同质化倾向,形成各自的办学理念和风格,在不同层次、不同领域办出特色,争创一流。   

二,当代大学教育社会责任的理性回归   

回味蔡元培就任北京大学校长演说百年老课文:予今长斯校,请更以三事为诸君告。一曰抱定宗旨。二曰砥砺德行。三曰敬爱师友。再看一名大学毕业生的反思 轰动中国万言帖 最露骨大学的博文说,精神缺乏、游戏成风、学生忙着贴金、老师忙着项目——你认识这样的大学么? 我认为大学的全面深化改革,必须以出思想、出人才、出成果、出学风等社会责任的理性回归,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

1.出思想   

大学应该是一个社会的良知和思想发动器。胡锦涛总书记说,由大师非凡气质汇聚成的清华精神和清华传统,才最显示出这所名校的特质。“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行胜于言”的校风,“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学术传统,不仅是清华大学的精神财富,也是中国高等教育的共有的美好价值。    

我很赞成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吴康宁的观点,未来社会的美好与丑陋,公平与否,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大学教育。大学必须有灵魂,必须有一种坚定的理念。只有社会上出现更多有灵魂、有眼光、有胸怀、有脊梁的大学,才能真正为创新人才的成长和发展提供坚实土壤。    

我们的大学确实需要倡导拼搏进取、自觉奉献的爱国精神,求真务实、勇于创新的科学精神,团结协作、淡泊名利的团队精神。确实需要提倡理性怀疑和批判,尊重个性,宽容失败,倡导学术自由和民主,鼓励敢于探索、勇于冒尖,大胆提出新的理论和学说。确实需要激发创新思维,活跃学术气氛,努力形成宽松和谐、健康向上的创新文化氛围。确实需要加强科研职业道德建设,遏制科学技术研究中的浮躁风气和学术不良风气。   

其实大学能不能出思想,校长应该率先垂范。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的一席讲话对我很有启发:当社会出现失范的时候,大学校长和他的教授要出来发警示之言;大学校长是社会道德的楷模,自己不能失范、失德;大学校长是大学使命和传统理念的守卫者,包括新的传统的创造者,是一所大学精神的代表;大学校长是这所学校学科宏观布局的总设计师,具体如何办好一个学科则是该学科的教授与专家的事;校长是全校教职工的校长,不是新闻媒体的校长,也不是上级官员的校长。当然,这需要政府的知人善任,授权放权,科学考评。   

我们应当高度关注和有效激励高校教师创新的欲望和创新的潜能,应该解开套在教师身上的枷锁,废除不合理的评价制度,把教师的思想、活力都解放出来;应当把教学的自由权还给教师,使他们毫无顾忌地投入到创新思维、理论探索、创新人才的培养工作中去。   

2.出人才    

回首清华百年的不凡历史,众多学术大师、兴业之士和治国之才在这里涌现,他们的成就,不仅为清华增光添彩,更推动了国家的繁荣富强与发展。我们注意到,国新办日前举行新闻发布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信长星透露,目前高校毕业生创业率约为1%。值得忧虑的是,如果大学不能规模化培养创新创业人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靠谁来实现。    

大学是我国培养高层次创新人才的重要基地,是我国基础研究和高技术领域原始创新的主力军之一,是解决国民经济重大科技问题、实现技术转移、成果转化的生力军。要鼓励、推动大学与企业和科研院所进行全面合作,加快大学重点学科和科技创新平台建设,培养和汇聚一批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学科带头人,建设一支学风优良、富有创新精神和国际竞争力的高校教师队伍。   

要依托重大科研和建设项目、重点学科和科研基地以及国际学术交流与合作项目,加大学科带头人的培养力度,积极推进创新团队建设。注重发现和培养一批战略科学家、科技管理专家。对核心技术领域的高级专家要实行特殊政策。进一步破除科学研究中的论资排辈和急功近利现象,改进和完善职称制度、院士制度、政府特殊津贴制度、博士后制度等高层次人才制度,进一步形成培养选拔高级专家的制度体系,使大批优秀拔尖人才得以脱颖而出。    

要加强科技创新与人才培养的有机结合,鼓励科研院所与高等院校合作培养研究型人才。支持研究生参与或承担科研项目,鼓励本科生投入科研工作,在创新实践中培养他们的探索兴趣和科学精神。高等院校要适应国家科技发展战略和市场对创新人才的需求,及时合理地设置一些交叉学科、新兴学科并调整专业结构。   

30.出成果,    

这里所说的成果,应该涵盖精神层面和物质层面,既包括科学发现、技术发明、理论建树、系统集成、系统设计等等;也包括教学方法的创新、人才培养途径的探索、效果良好的课件制作等等,不能简单地以论文检索等级数量、课题获奖次数和奖金数量以及创造利润多寡来评价。    

人们说大学精神出现迷失,出现了一种相对来说比较广泛的精神虚脱,主要表现就是功利主义盛行。功利主义体现在教师身上,就是教学上教会你考试,人才培养上只要你能找到工作就可以;学生也是这样,选择的专业不是根据自己的兴趣,而是根据自己出来能否当大官,赚大钱;教授的功利主义,就是奔着SCI和课题项目,忘了做学问才是他们一切的出发点。    

围绕创新驱动战略,在科学技术方面,经过15年的努力,一是掌握一批事关国家竞争力的装备制造业和信息产业核心技术,制造业和信息产业技术水平进入世界先进行列。二是农业科技整体实力进入世界前列,促进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的提高,有效保障国家食物安全。三是能源开发、节能技术和清洁能源技术取得突破,促进能源结构优化,主要工业产品单位能耗指标达到或接近世界先进水平。四是在重点行业和重点城市建立循环经济的技术发展模式,为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提供科技支持。五是重大疾病防治水平显著提高,艾滋病、肝炎等重大疾病得到遏制,新药创制和关键医疗器械研制取得突破,具备产业发展的技术能力。六是国防科技基本满足现代武器装备自主研制和信息化建设的需要,为维护国家安全提供保障。七是在科学发展的主流方向上取得一批具有重大影响的创新成果,信息、生物、材料和航天等领域的前沿技术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4.出学风    

一个青年学子来到大学苦读四年,由家庭的宝贝变为社会栋梁,成为理性经济人、和谐社会人、组织文化人、文明生态人,固然要靠个人的勤奋修学,更要靠高校学风的潜移默化。大家看到建校伊始,一批学界泰斗在清华园里潜心治学、精育良才,形成了名师荟萃、鸿儒辉映的盛况;清华园里蓬勃昂扬的青春理想、严谨勤奋的治学氛围、艰苦朴素的优良作风、生动活泼的文化生活深深熏陶了几代莘莘学子。    

胡锦涛总书记要求高校教师要切实肩负起立德树人、教书育人的光荣职责,关爱学生,严谨笃学,淡泊名利,以高尚师德、人格魅力、学识风范教育感染学生,做学生健康成长的指导者和引路人。   

我认为,本科教育使我们学会了自学,能够自主钻研新的知识新的理论;硕士教育使我们学会了研究,能够独立系统研究新学科领域新命题、探索新的途径新方法;博士教育使我们学会了创新创造,能够自主自信寻找经济社会需要突破的重大课题,系统集成当代研究成果,依托原始创新和集成创新,攻克学术难题,在理论和方法都有所创新和建树。而创新思维、探索真理、实事求是,学以致用,将贯穿我们的全部学术生涯。所以需要勤奋阅读、缜密思考、系统研究、终身学习。    

但是一位出版社的总编辑这样感慨道:现在中国写书的人比读书的人还多!据媒体报道,中国人年均读书0.7本,与韩国的人均7本,日本的40本,俄罗斯的55本相比,少得可怜。一位学者说过: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民族的阅读水平;所谓"读书改变人生,知识改变命运"。   

三,创造必要的宏观微观环境   

一些校长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的大学不是自己在办学,而是政府部门在办学,是政府官员在办学。我认为吴康宁校长的比喻很贴切:政府部门很像不知劳累的工程师,不断地完成一项项工程,而大学就像一支疲惫不堪的工程队,完成一项工程立刻就赶向另一项工程,大学校长很像一个工程队长,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大学怎么能认真的探索,怎么能有正确的理念、合适的方式来培养创新人才呢?所以,大学必须从这种依附状态中挣脱出来。当代大学教育社会责任的理性回归需要顶层设计,科学管理;职能回归,科学考核;教育公平,远离歧视。    

1.顶层设计,科学管理   

在当前中国高等教育管理体制下,政府部门牢牢掌握校长的任命权、资源分配权和等级区分权,集管理者、投资人,调控者、监督人,评价者、调配人职能于一身,形成对大学超强的控制,导致大学很难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办学主体。要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政府只负责投入和依法监管,具体办学应该由学校自主进行;要打破教育的等级体系,做到各类教育平等发展。    

大学期望高教体制全面深化改革,既需要大部制改革,高层次统筹协调科教兴国战略和人才强国战略在大学的实施;又需要政府简政放权,规范务实,切实从制约发展的资金缺口、人才断档、教学模式陈旧等问题出发,寻求改变。    

适应中国国情和时代要求,建设依法办学、自主管理、民主监督、社会参与的现代大学制度,构建政府、学校、社会之间新型关系。探索建立符合学校特点的管理制度和配套政策,克服行政化倾向,取消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   

2.职能回归,科学考核   

一些校长说现在的这种评价指标有点像分房子算分一样,一篇SCI多少分, 这样的评价怎么能培养出真正的学术大家来?过分功利化的倾向会把大学引向歧途。我感到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说“回归和坚守,比改革更重要”,讲得很有哲理。大学应该担负的历史使命,要体现在现代大学制度、治理结构、科学的考评体系和合理的指标体系。    

大学职能回归的前提,是落实和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要积极推进高等学校按照国家宏观政策,自主设置和调整学科、专业,自主制定学校规划并组织实施,自主设置教学、科研、行政管理机构,自主确定内部收入分配,自主管理和使用人才,自主管理和使用学校财产和经费。   

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完善治理结构,健全议事规则与决策程序。充分发挥学术委员会在学科建设、学术评价、学术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探索教授治学的有效途径。    

要根据学校培养目标、类型结构、承担使命,建立科学、多样的评价标准。开展由政府、学校、家长及社会各方面参与的教育质量评价活动。推进专门机构和社会中介机构对高等学校学科、专业、课程等水平和质量进行评估,建立科学、规范的评估制度。探索与国际高水平教育评价机构合作,形成中国特色学校评价模式。   

3教育公平,远离歧视    

由于1200所高校中,有教育部所属院校、专业部所属院校、地方(省属、市属)院校、民办院校,分灶吃饭、冷暖自知;部级院校、厅级院校、未入流院校,等级森严、差异巨大;“985院校”、“211院校”、高职院校,泾渭分明、身价不一;由于行政色彩浓厚,官本位作祟,派生出种种歧视、种种不公。    

比如,近日人社部副部长信长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用人单位招聘时一定要“985”、“211”院校毕业生, “院校歧视”人为制造了就业不公。虽然去年4月,教育部专门下发通知,严禁用人单位发布含有限定“985院校”、“211院校”等内容的招聘信息;前不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做好2014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规定用人单位招聘时“不得将院校作为限制性条件”。但是,社会惯例和舆论导向并不依顺各类红头文件。    

而对于高职院校的歧视,会不会随着600所大学的改制,愈演愈烈,引发人们对于教育不公的新关注,更值得认真研究。我国建设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必须摆脱“断头教育”,从根本上解决把高职院校毕业生牢牢地限定在市场中下游的弊端。需要借鉴国外职业教育层次不断上升,设立技术学院和科技大学,授予相应的技术教育学位,形成与普通高等教育并行发展的格局;设立多种途径,建立比较完备的职业资格证书体系。“打通上升通道”,开发现代资格框架,成为提升人力资源开发水平和推进终身学习的一个有效途径。    

最后,让我们重温习近平总书记就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出的任务,作为这一命题的结束语;要深化教育改革,推进素质教育,创新教育方法,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努力形成有利于创新人才成长的育人环境;着力营造良好政策环境。着力完善人才发展机制,最大限度支持和帮助科技人员创新创业。   

上一条:树立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下一条:退休生活心胸广,夕阳照时也闪光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