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工程学院离退休工作处

当前位置: 首页>>交流园地>>文海集萃>>正文
   
千层底
2017年05月10日 赵洪恩 沈阳工程学院报   (点击: )

千层底,泛指手工纳制的布鞋鞋底。   

千层底,是一种中国古老的手工技艺。2008年6月7日,国务院正式公布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之一。中国最早的千层底布鞋始于周代,纳底布鞋已经被使用;发展到清代,千层底布鞋进入了全盛时期,无论是造型、材料和技艺方面都有了较大发展。比如百年老字号的内联升千层底布鞋制作工艺精良,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经济价值和工艺价值。千层底布鞋是中国传统鞋文化的瑰宝,是精美的手工艺术品,名扬海内外。   

千层底布鞋做工复杂,工序繁缛,技艺高深,每双鞋的制作都要经过剪裁底样、填制千层底、纳底切底边、剪裁鞋帮、绱鞋、楦鞋、检验等多道工序,制作一双鞋往往要花四、五天的功夫。手工纳底要求每平方寸纳81针以上,一双鞋至少2100多针,而且麻绳粗,针眼细,加工时得用手勒得紧,针码还得分布均匀。绱鞋的针码更得间距齐整,鞋帮和鞋底的结合要严合饱满。   

记得,我小的时候就穿过妈妈做的千层底布鞋,直到上中学时,我背的用麻绳捆的行李的外边还插着妈妈做的千层底布鞋。妈妈做一手好针线,她做的布鞋好看又合脚,穿着舒服,轻便防滑,冬季保暖,夏季透气吸汗,因为是纯棉布做成的,就连纳鞋底的麻绳也是纯天然的。   

在我的老家,春天种地的时候,总会在地头地脑或边边角角的地方种下青蔴。青蔴的用途很多:一是青蔴不择地势、土壤,长得快,长高了,可以阻挡牲口进地祸害庄稼,因为它长得高又密,还有一种特殊的刺激味道,牲口不会掠。二是它作为油料作物可榨油。因为青蔴的种子较大,含油量高,所以也是榨油的原料。但大人们都说,蔴籽油不能吃多了,否则迷糊,但没油时,少吃点,蔴籽油做菜也是蛮清香的。三是供农家作麻绳用,如车马的绳套,纳鞋底等。四是做引柴。   

那时“洋火”(即火柴)稀缺,经常用麻秸夹上火炭一吹,便点燃了,然后就可以点火做饭了。所以那时的农家,几乎每家都备有一捆捆的雪白的麻秸和斑斑驳驳的干桦树皮。   

青蔴,夏天时疯长,成熟得也快,割下后晒干打下蔴籽,然后成捆地放进池塘里沤(怕漂浮,还要在上面压上大石头或木头),让它充分浸泡,池塘里的水变得发绿发混,呛得小鱼苗都活不成。沤到一定程度,捞出来晒干,这时就可用手剥青蔴了,折一段剥一段,一米多长的蔴皮子,就可以做蔴绳了。母亲有一个骨头纺锤,那是她的传家宝。把蔴皮子挂在高处,纺锤低一些让它不停地转,一根续一根的蔴皮子,便被捻成了一股蔴绳,然后再将二股或三股合成粗绳,像拧麻花那样,便可以做成纳鞋底用的绳子了。我曾用母亲纺的纳鞋底绳做鱼线,用粗柳条做鱼竿,用旧烟袋锅做鱼坠,用小青蛙做鱼饵,在故乡的小河边钓鲶鱼,把鱼竿垂在水面上下提动,贪食的大鲶鱼会闻声捕食,一会功夫就能钓上十几条,我们把这种垂钓方法叫“吧嗒钩”。   

母亲做完了一天的活儿,寂静的夜晚,她坐在油灯下,一手拿着鞋底儿,一手拿着针线,穿针、拉线,一针一针地纳着,在鞋底上留下一行行小针脚,就像一行行的诗。有时针不快了发涩,母亲习惯地将针放在头发上挠两下,似乎是将针沾点儿油。一大家人的单鞋棉鞋,都是母亲一针一线做成的,深藏着母亲无声的爱。   

做千层底布鞋需要足够的袼褙。母亲的箱子里、柜橱中那一包包的布头边角料便派上了用场。夏天时,她用方木板和桌子面,把这些边角料用浆糊一层一层粘贴在一起,贴至约1.5毫米左右,晒干成布板,我们那里称“打袼褙”。母亲把一张张的袼褙挂起来,用时按鞋样裁剪下来,套着裁更省材料。袼褙,我心底最深的怀念。   

我对布鞋情有独钟。而荷兰人对木鞋的推崇与热爱,则达到了极致。我在荷兰赋有“木桩上的城市”之称的阿姆斯特丹东南13公里的赞河之滨的风车村参观时,方知木鞋、风车和奶酪是荷兰的三大国宝。参观木鞋工厂时,我在巨型木鞋的模型前拍照,坐在木鞋上—仿佛坐在船中,那粉色木鞋模型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好奇的游客还买回作纪念。   

随着人们健康观念的提升,加之怀旧的情结,千层底布鞋及其系列产品,如洒鞋、靸鞋、蒲鞋、麻鞋、履鞋以及带松紧口的布鞋、绣花鞋等越来越受到现代人的喜爱,经营千层底布鞋的店铺随处可见,其手工技艺日益精湛,千层底布鞋成为一种时尚元素。返璞归真,也是一种潮流,一份发自心底的纯情。   

上一条:泥鳅
下一条:梦在心中 路在脚下 干在实处
关闭窗口